长赐号赔偿问题再次谈崩!货主实惨,提货仍然遥遥无期!

3月23日在苏伊士运河打横堵了整条河的长荣“长赐号”(Ever Given),虽然在3月29日被成功拖走,然而受它影响所造成的全球海运价格暴涨仍在发酵。

另一方面,由于本次事故造成苏伊士运河停航6天,给运河当局造成了“巨大”的损失,直到现在,这艘船作为“船质”,仍被扣留在埃及,船上货物也随同滞留中。

其实,长赐号刚一脱困,各方就开始了甩锅大表演。

长荣海运一开始就表明态度,因为“租船条款对债务很明确”,海事法律上也有承运人免责的条款,长荣海运对所运输的货物延误不承担任何责任

船东日本正荣汽船则立刻宣布了共同海损。意思是,锅我认,但是需要货主们一起来分担赔偿。

然后就轮到苏伊士运河管理局(SCA)主张赔偿了。

运河方面一上来就狮子大开口要求9亿美金的赔偿,还很“通情达理”地表示,大家谈好赔偿,长赐轮就能顺利开走了,大家都不希望打官司嘛。

结果没谈拢。

于是SCA反手就把长赐号告上了埃及当地的法院,拿到一纸“扣押令”——对长赐号货轮实行“预防性扣押”,在船东支付赔偿前,船上的货物以及25名印度船员将继续滞留于大苦湖。

SCA诉苦说,船东“不想支付任何费用”,其对大部分赔偿提出异议,比如3亿美元的名誉损失。(这笔赔偿中还有3亿美元的“救捞奖金”。)

于是租船的长荣海运又跑出来说,那要么先卸货吧,卸完了之后埃及人跟日本人(以及保险公司英国人)继续吵好了嘛。

这个提议立刻被对SCA拒绝。

长赐号的满载货运量为2万个集装箱,这次则搭载了1.83万个集装箱,由高雄港驶往鹿特丹港,接近满载,船上货物总价值约为35亿美元。

埃及人也不傻,这35亿美元货物放走了,还怎么占据谈判主动权?

%title插图%num

于是这个事就一直拖、一直拖,终于到了5月,埃及方面愿意让步了:

SCA主席奥萨马·拉比表示,埃及将向长赐号船东的索赔金额减少三分之一,即从此前的9亿美元下调至6亿美元,船东需要赔偿运输费损失、疏浚和打捞工作对航道的损害,以及设备和劳动力成本。现在已经不要求名誉损失的那3亿美元了。

但长赐号的承保单位大英船东责任互保协会 (UK P&I Clubs)对这个价格也表示了拒绝。他们在5月10日表示,6亿美元仍“过高”“也没有出示相关证据”。

迄今为止,日本正荣汽船只愿意支付一亿美元的费用。正荣已经向埃及法院提起上诉,但被驳回了。

长荣海运已经通知其客户说:“我们将尽最大努力,尽快将您的货物送抵目的地。但相关保证金问题得到解决之前,尚无法将货物运出。”

现在最惨的就是上了“贼船”的货物,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,这事已经不是货主有没有买保险、愿不愿意承担共同海损而能解决的了。

而苏伊士运河堵塞的延迟效应,给本就“高烧”的海运市场再添一瓢热油。数据显示,在全球21条海运航线中,有16条海运航线运价指数上涨,只有5条海运航线运价指数下跌。

根据马士基近期的预测,运力短缺叠加行业旺季,在高需求支撑下,高运价有可能延续到今年第三季度。

慈溪一家外贸企业表示,欧美订单已经排到8月份,因为缺舱、缺箱,每天发货不到10个集装箱,导致大量产品积压。该公司的单证人员最近的主要工作就是催船期。

由于国外港口拥堵,物流供应链紊乱和效率降低,导致集装箱班轮船期大面积延误,准班率已由通常70%以上降至目前的20%左右,集装箱货物在码头滞留时间最长2个月,集装箱被甩柜的现象更是普遍。

据总部位于芝加哥的知名供应链提供商Project44的新数据显示,上个月主要集装箱港口的甩柜数量持续攀升,影响了约39%的出货量。

今年出货,太、难、了!

原创文章,作者:Wu厘头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u56.com/2715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